年月

當前位置: 首頁>專題>2019專題>全媒體>身邊的故事>風采展示

新11选5计算器:王世平:把氣象情融入奮斗路

來源:中國氣象報   發布時間:2019年11月11日09:41
分享到:

广东新11选5现场直播 www.rwcwq.com

  從1949年懷著滿腔熱忱投身到氣象領域開始,王世平長期從事氣象業務管理和科研工作。在幾十年的工作中,他曾是新中國首批觀測員、預報員之一,參與地面臺站、高空臺站和海洋水文氣象站的建設,力推我國數值預報、長期天氣預報的發展。他與新中國氣象事業共同成長,在氣象部門多個業務和科研崗位上接受鍛煉,在基層工作和實踐探索中得到錘煉,從一名初出茅廬的氣象新兵成長為中央氣象臺臺長,見證了我國氣象事業從無到有、從弱到強、從蹣跚起步到快速發展的歷史進程。

  心系風云 走進氣象世界

  1948年春,24歲的王世平轉入清華大學氣象系學習,第二年來到南京,師從趙九章、黃廈千、徐爾灝等人。在國家積貧積弱、社會動蕩不安的環境里,王世平和同學如饑似渴地求學,投身實踐。

  1949年4月21日,王世平被分配到華東軍區空軍司令部航空處,正式走上了氣象工作崗位?;蛻蝦5鈉笫亂凳加諍嬌掌?,并在此基礎上茁壯成長。

  解放戰爭初期,經常有飛機突襲華東、轟炸上海,空防十分吃緊。在實踐中快速學習和掌握基本天氣觀測、預報業務技術后,王世平來到防空司令部氣象室工作,主要負責氣象信息的傳遞。

  氣象信息是當時軍事和民用氣象的生命線,通過專線電話線路,定時或不定時地交換航危報等各項氣象情報和會商天氣。王世平便負責抄報天氣信息,并與來支援的蘇聯專家進行溝通。在接到上海氣象臺的預報信息后,他進行分析研判,畫好天氣圖,將信息傳遞給蘇聯專家,以保障場站和航線的飛行安全。

  新中國成立后,王世平被選拔進入中央氣象臺。那時,由于全國觀測站點太少,開展天氣預報十分困難,當務之急是迅速建設基本臺站網和整頓過去留下的幾十個臺站。

  王世平被委任在器材處下設的器材科工作,主要負責溫度表、濕度計等儀器的采購和管理。他多次往返上海和北京,為全國建立氣象臺站所需要的儀器設備而奔波。

  1951年7月,王世平走上了新的工作崗位——中南軍區司令部氣象管理處(簡稱中南氣象處)。

  初到武漢,這座城市百廢待興。在漢口的一個觀測場,王世平每天和同事開展八次人工觀測,還要完成填圖、畫圖、分析,將預報結論發報到北京。

  山區建站的任務更加緊迫,王世平和同事一年要跑好幾個地方,湖南衡山是他們每年必去的。衡山的路十分崎嶇,更可怕的是山里還有野豬等動物,王世平和同事除了帶上觀測儀器和行囊之外,還要背著獵槍,小心翼翼地上山。

  在中南氣象處工作的三年多時間里,王世平和他的小組走南闖北,建立了十幾個臺站,確保了每個縣都建有氣象站。這期間,王世平還參與了新的地面觀測規范編寫。

1980年,王世平(右一)參加菲律賓組織的氣象工作研討會。

  邁出高空探測自動化第一步

  1954年,王世平回到北京,負責高空氣象站網的建設。當時,我國的地面氣象站網已經基本建立起來,但高空氣象觀測幾乎是空白。

  據王世平回憶,竺可楨(時任中國科學院副院長)、涂長望(時任中央氣象局局長)、張乃召(時任中央氣象局副局長)清楚地認識到高空站網建設的重要性。張乃召帶著王世平去中國科學院反復交流討論,大家達成了共識。

  1957年至1958年的國際地球物理年開啟首次大規模的國際科技合作,要求世界各國對地球物理現象進行同步觀測,互相交流資料,內容包括氣象學、太陽活動、冰川學、海洋學、地震學等。

  各國各地分別成立了各自的委員會。中國委員會成立以后,立即著手籌建氣象觀測臺站。除了一批已有臺站外,又先后完成了北京、拉薩、廣州、蘭州等觀象臺的勘選和建立。當年的觀測業務分成了幾個部分:高空站觀測由中央氣象局負責,氣體氣球的觀測由中國科學院負責,火箭觀測則集中由部隊管理。

  隨著國家第一個五年計劃大規模經濟建設的開展,全國探空站的建設像雨后春筍,數量不斷增加。

  1958年,中央氣象局向國務院呈遞報告,提出計劃建立測雨雷達、測風雷達等。由中央氣象局、解放軍通信兵部和清華大學等單位技術骨干組成的研制小組,在一無圖紙資料、二無現成經驗可借鑒的情況下,經過艱苦的努力和探索,首先確定了技術方案。

  王世平作為高空科科長,參與了測風雷達的調研引進和前期研制。但后期,他接到前往蘇聯學習的任務,測風雷達項目交由同事繼續完成。經過近兩年的艱辛探索,大家攻克了一道道技術難關,終于在1960年研制出第一部二次測風雷達,隨之氣球攜帶的回答器也研制成功。

  1960年,我國自行研制的第一部910型(后定名為701型)測風雷達面世,從而解決了在陰雨天氣中無法獲取高空風資料的難題,使我國的高空探測向自動化方向邁出了第一步,并跨入當時的國際先進行列。

  到了20世紀60年代初,全國已建成探空站120個左右,基本滿足了天氣預報、氣候資料及科學研究的需要。

1959年,王世平(左一)與蘇聯氣象工作人員在里海海洋水文觀測平臺。

  探索海洋氣象領域

  新中國建立初期,我國的海洋研究和探測力量十分薄弱。一批有卓識遠見的科學家在1956年國家制定十二年科技發展遠景規劃時,一致提出把建立和發展我國海洋科學研究作為一項重點課題。經國務院同意,最終形成了《中國海洋綜合調查及其開發方案》。

  為落實這項任務,中央氣象臺、海軍部、中國科學院等單位進行了合作分工,中央氣象臺負責建立沿海及島嶼的海洋水文氣象臺站網,承擔水文氣象現場觀測,并負責發布海洋水文氣象預報。

  1958年底,中央氣象局派王世平等5名同志赴蘇聯水文氣象總局進修,王世平主要學習海洋觀測和預報。

  這期間,王世平在里海待的時間最長。那里建有一個海上氣象站,用鐵架子搭建而成。王世平跟蘇聯同事一起按照規范每天開展觀測,并每隔一段時間赴調查海區進行觀測。他們乘坐海洋調查船在洶涌澎湃的風浪中披荊斬棘,除了開展自動觀測項目,還有一些人工觀測項目,如海水比重、海上能見度等。

  1959年底,王世平帶著在蘇聯學習到的經驗和技術,揣著建設氣象事業的滿腔熱忱,和同事一同回到了祖國。

  從蘇聯歸來的王世平擔任了中央氣象臺海洋水文氣象處研究科科長。當時海洋水文氣象處大多數是二三十歲的年輕人,在兩位處長和幾位老同志的帶領下,辦了不少事情:除基本建立起全國海洋水文氣象臺站網外,還制定了一系列業務工作規范、制度;學習潮汐預報方法,編制了我國主要港口的永久潮汐表;利用風場預報各海區波浪的方法也已推廣應用;為相關部門提供海洋水文氣象服務。

  1960年,中央氣象局黨組決定,將海洋水文氣象處的業務科、潮汐潮流科劃歸觀象臺,資料科劃歸資料室,研究工作交由新組建的中央氣象科學研究所負責。該研究所下設一個海洋水文氣象研究室,王世平任研究室主任。

  根據國家確定的長遠發展規劃,海洋工作是一項要重點扶植、加快發展的學科。1964年,國務院決定成立國家海洋局,1965年5月將海洋水文氣象臺站網移交國家海洋局。

  大部分同事被調往國家海洋局工作,王世平則留了下來,擔任長期預報研究室主任。王世平回憶說,工作以來他經歷的氣象崗位很多,從建立臺站、地面觀測、高空探測到海洋水文氣象,一方面是歷史背景下的機緣巧合,另一方面是因為氣象專業出身,還有更重要的一點,他是一名共產黨員,服從組織的分配。

1984年,長期天氣預報課題組的工作人員一起研討科研和業務。

  攻堅克難 為數值預報業務探路

  1965年,王世平從海洋水文氣象研究室調至長期預報研究室,擔任室主任。在這里,他與同事研究出臺氣象科研工作條例,從制度上對氣象科研工作加強規范和保障,提高氣象科研的整體水平。在走訪調研了中國科學院以及高校等單位后,起草出臺了《氣象科研工作條例》。

  1970年,王世平調到氣象科學研究所數值預報研究室,開始涉足數值預報方面的工作。

  這時期的數值天氣預報還做不到整個業務流程的全部自動化,業務仍處于簡單的試用階段。在工作中,王世平和同事面臨的最大挑戰是資料問題。

  起初,中國科學院計算技術研究所有一臺計算機,王世平每天四五點鐘起床,不管刮風下雨,騎著自行車就往10公里外的大氣物理研究所趕,通過計算機做數值計算,在8點之前把天氣預報做出來。

  后來,中央氣象局引進了一臺計算機。那時的資料都是通過計算機打孔記錄的,數據信息就全部記錄在紙條上面。為了趕上中央氣象臺早間天氣預報會商,計算、讀數和打孔等工作大都在后半夜進行。

  1979年4月,中央氣象臺、氣象科學研究所、中國科學院大氣物理研究所和北京大學組建了聯合數值預報室。于1978年被提拔為中央氣象臺副臺長的王世平兼任聯合數值預報室主任。

  王世平和同事以三層原始方程模式為基礎,配以較為簡單的客觀分析方案,組成了一個初步自動化的分析預報系統。該系統先在上海區域氣象中心投入業務應用,然后移植到北京氣象中心,成為國家氣象中心第一代業務數值預報系統(簡稱A模式),并于1980年7月在中央氣象臺正式投入業務運行。

  與此同時,聯合數值預報室發展了北半球五層原始方程模式和有限區域五層原始方程模式(B模式),并在日本氣象廳資料處理、客觀分析方案的基礎上加以改造,建立了自動化數值預報業務系統。自此,中央氣象臺的現代化業務建設進入一個飛速發展的時期。

  1985年,由王世平等人參與的“短期數值天氣預報業務系統(B)的建立與推廣使用”研究項目獲得國家科學技術進步獎一等獎。

  從20世紀80年代中期開始,中國氣象局根據國際發展趨勢,及時確定以建立中期數值預報業務為主要發展方向,并組織了國家“七五”科技攻關項目,在八十年代末至九十年代初建立起我國全球中期天氣數值預報業務系統。經過后來不斷更新發展,我國躋身于國際上少數能夠發布中期數值預報的國家行列,從此中國氣象局的全球中期數值預報進入了持續發展的階段。

  一手抓預報,一手抓服務

  1979年,時任中央氣象臺副臺長的王世平在隨團考察日本氣象事業發展時,偶然看到當地電視上播放的天氣預報節目。又能看又能聽的天氣預報,讓王世平一行感到既新奇又興奮。當時,天氣預報在國內電視節目中還是一片空白。

  “國外能搞,我們也能搞,而且要做得更好!”從日本回來后,在電視上播天氣預報的想法便在他們心中扎下根。

  氣象部門既然要制作電視天氣預報,就離不開電視臺。于是,王世平等人就找到中央電視臺。讓他們沒想到的是,中央電視臺也正在琢磨制作電視天氣預報節目。兩家的想法一拍即合。

  1979年至1980年,經過中央氣象臺與中央電視臺新聞中心長達一年多的商議、準備,《天氣預報》節目終于定樣。1980年7月7日,《天氣預報》節目在央視一套亮相,節目中的圖表和文字由中央氣象臺提供,中央電視臺負責進一步加工。1986年,《天氣預報》欄目開始由氣象部門獨立制作。

  經過幾十年的建設、改進和完善,電視天氣預報節目從無到有,從低水平到高品質,為全國公眾氣象服務工作樹立了深化改革、不斷進取、精益求精的榜樣,也成為世界上由氣象部門獨立制作電視天氣預報節目的第一家。

  1983年,王世平不再擔任中央氣象臺的行政職務,回到了他一直關注的工作領域——長期天氣預報。當時成立了一個長期預報研究項目課題組,章基嘉任組長,王世平任副組長。

  擺在眼前最為棘手的問題是資料問題,尤其對于國外資料的需求更顯迫切。王世平與美國氣象專家聯系,查找到大量的外文書,并把其中關于長期天氣預報的內容翻譯出來,編成《長期天氣預報研究通訊》,與同事們共同學習探討。中美雙方互派工作組開展交流學習,并且共享長期天氣預報方面的資料。

  那些年,課題組共完成研究論文320篇。在各項研究成果中,長期天氣預報微機系統和ENSO監測、診斷分析系統受到業務部門及研究單位的普遍歡迎和好評。這些成果對于中央氣象臺長期預報科現行的季節預報業務不僅有重要的指導價值,而且在實際長期預報業務工作中發揮了很大的作用。

  回顧幾十年來,王世平面對艱難困苦的生活不低頭,面對動蕩不安的環境不退縮,在氣象現代化的浪潮中勇于開拓,在舉世矚目的成績中繼往開來。在他和老一輩氣象工作者的身上,生動反映了新中國氣象事業創業的艱辛和開拓者兢兢業業的奉獻精神。

  (來源:《中國氣象報》2019年11月11日四版 責任編輯:張林)

分享到:

  精彩熱圖